星期日感人至深小故事

星期日早上,兩公婆照例瞓到黃朝百晏。醒咗之後,兩隻嘢仍然唔捨得落床,賴死喺落晒遮光閘、伸手不見五指嘅睡房、有句沒句咁pillow talk。由於我同老婆喺weekdays嘅作息時間唔同,呢啲「週日pillow talk」係可遇不可求嘅甜蜜時光。



《漢城》嘅總字數

我終於將所有《漢城》由Medium export晒落嚟、隔晒渣(export冇得揀export邊篇,我喺呢度嘅910篇嘢連留言一次過export晒)、逐篇load返落個word度、再clear埋formatting同啲唔啦更嘅嘢。咁樣整一整,整咗我成個禮拜。


RIP to the fallen

其實,九個月前,我開始患上情緒病。

呢種病,並唔係你哋喺電視劇睇見咁癲吓喪吓或者喊苦喊忽。其實喊得出,已經唔係最壞嘅時刻。最差嗰陣,我對身邊嘅任何事物都冇任何感覺,每日起身,第一件事會諗,就係:不如今日自殺。






蔡貞安情意結

每次當我講起「蔡貞安好靚」、「蔡貞安好有氣質」之類嘅話題,馮太都會有意無意間,俾咗一個表情我。一個好深層次嘅表情、好難用筆墨去形容;勉強可以解釋為「你睇女啲taste都好另類吓喎,點解你會娶我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