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中產的貼地生活

Courtesy: Karsten Dörre

雷根斯堡(Regensburg),一個香港人唔多熟悉嘅德國城市,亦係我哋兩公婆八年前選擇落腳嘅城市。究竟呢個係一個點樣嘅城市呢?

我聽過喺呢度住嘅一班老華僑講,Regensburg係「細埠中嘅大埠、大埠中嘅細埠」。呢班老屎忽,鳩噏大半世,平日講一百句,有九十九句唔啱聽;呢句應該係第一百句。

我哋嘅「壞機百科」係咁講嘅:

「雷根斯堡(德語:Regensburg),德國巴伐利亞邦的直轄市,是上法爾茲行政區和雷根斯堡郡的首府,天主教雷根斯堡教區主教的駐地。雷根斯堡位於上巴伐利亞,多瑙河與雷根河的交匯處,向西北約88公里是紐倫堡,向南約104公里是慕尼黑,向西南約113公里是奧格斯堡,面積80.7平方公里,人口145,465(2015年12月31日),是繼慕尼黑、紐倫堡、奧格斯堡、符茲堡之後的巴伐利亞邦第五大城市。雷根斯堡的支柱產業是加工工業,包括汽車製造、機械製造、電子和微電子等。」

坦白講,嗰堆中譯名,我一個都唔識;喺呢邊,邊有人講中文地方名㗎。

點解揀呢度落腳?呢個問題,我諗咗八年都冇答案。09年結婚後,萌生咗一個想離開香港嘅念頭;覺得對香港嘅生活好厭惡,好怕日日帶住個假面具、堆住笑臉去討好一班我唔想討好嘅人。

咁啱當時有個朋友,之前喺德國讀書。同佢傾過之後,佢叫我哋去Regensburg試吓,睇吓適唔適應。於是我哋買咗去Frankfurt嘅機票、book咗喺Regensburg嘅一個星期酒店,諗住得就得,唔得就閃。

點知,呢一個星期嘅酒店,一留就留咗八年。無錯,我哋已經八年冇返過香港,兼且冇任何想返香港睇吓嘅意欲。

喺一個新地方重新開始,難唔難?

對我嚟講,一啲都唔難。老老實實,都唔係第一次啦。洛杉磯、華盛頓、漢城、香港、阿姆斯特丹;Regensburg已經係我嘅第六次喇。講移民落腳,我熟過景鴻移民啦!

不過,一次比一次難,一次比一次辛苦,亦都係事實。

好多朋友奇怪,點解我對香港,好似毫無留戀咁,話走就走。

坦白講,要留戀,排隊都未輪到香港啦。我愛香港,香港有愛過我咩?我交咗咁多年稅,連毛屎都冇條俾返我啦!愛愛愛,仲撚難聽過粗口。


Regensburg舊城區,有成千幢建築物,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最直接嘅意義,就係呢一千間屋,一條毛都唔郁得之餘,業主同市政府仲要俾錢維修保養。

成千幢樓喺個黃金地段唔拆得唔郁得唔發展得,俾市建局班茂四聽到,真係春袋都𨂽爛幾個;係每人𨂽爛幾個;香港地,有地唔賣罪大惡極。「古蹟?食得㗎?」

最初搵樓落腳嗰陣,我哋曾經睇過一個喺舊城區中心租盤,層樓有五百年歷史,係一千間文化遺產之一。代理同我哋講,連一口釘都唔可以𢱕上牆,一個窿都唔鑽得。嚇到我哋唔敢租。

大家仲記唔記得電影《富貴再逼人》?當年低智森將大量香港人對外國嘅stereotype放入電影當笑料,大家都笑得好開心(包括我)。

當你去到英美澳加呢類嘅英語系國家,你會發覺,電影中嘅stereotype,根本係唔存在嘅;點解?

因為呢啲stereotype,全部喺晒Regensburg(及其他德國城市)。

喺風雪中等一個鐘巴士、去銀行要預約、星期日所有鋪頭關門、冇一間似樣嘅中菜、每晚準時八點變死城、試過平安夜八點鐘想出街食飯,發現 — 成 — 個 — 城 — 冇 — 任 — 何 —商 — 店 — 餐 — 廳 — 係 — 開 — 嘅,連老麥到關門大吉;成個城就好似《Vanilla Sky》個Times Square咁。港女們想食個聖誕cozy dinner?自己煮啦。

想食中菜?自己煮啦。想食韓國菜?自己煮啦。想食牛丼?自己煮啦。八年嚟,我哋練就一身好煮功,叉燒/蛋撻/柱侯牛腩/清湯腩/牛丼/乾炒牛河/年糕/海南雞飯/唐揚/Pho/불고기/떡볶이/비빔밥/김치찌개諸如此類,全部都係自己整。最近又似返少少人樣嘅中菜館,都要兩個鐘車;真正有香港水準嘅中菜,最近都要去柏林。

既然咁「鬼地方」,點解我哋都要揀呢度落腳?

因為寧靜。

因為冇乜中國人。

因為冇乜香港人。

我哋甚至唔係住喺Regenburg downtown。我哋住嘅小鎮,離Regensburg約半個鐘車程,人口五千,香港求其一座公屋都多人過我個鎮;華裔人士,就係得我哋兩個。

住咗咁多年,鎮上面好多人都識我哋,出入都有打招呼。人情味,係我鍾意呢度嘅原因。


我知道,當香港人移民之後,最鍾意嘅,就係放吓閃,等人羨慕一吓,佢哋喺外國嘅美好生活。

如果你問我,有冇辦法可以以最簡單嘅例子,一次過「辣著」晒我捧場讀者嘅大多數呢?

等我試吓:

Regensburg距離布拉格同維也納,都係大約三四個鐘車。每逢週末,當你哋千辛萬苦、山長水遠咁走入大美督或者鹿頸之類嘅地方,逼人逼車冇位泊車,影碟牛河打個卡都驚影到啲三唔識七嘅人入鏡;或者喺老銅油尖旺,俾拖喼碌碎緊隻腳嗰陣,我同我老婆呢,就已經喺維也納街頭手拖手漫步,或者喺布拉格嘅查理大橋上面selfie緊;景靚人靚,呃like一流。

換句說話嚟講,你哋每年死慳死抵、底褲穿窿都唔捨得買過條、半夜三更起身搶廉價機票、嚟到之後連去小便唔記得影selfie都覺得蝕咗嘅一星期歐洲「浪漫」之旅,我每星期都做緊,皮費大約係你哋嘅5–10%。

去歐洲旅行?我咪住緊喺歐洲囉。

係咪好想打柒我呢?

當然,你哋要報復都唔難,只要落茶餐廳影個常餐A,放上Facebook,我就已經要典地。你放你餐住家團年飯嘅相上IG,我會想放火燒你屋企。

其實,我真心想講嘅係,無論你係七十後、八十後、九十後、定Y2Ker,千其唔好放棄理想。我冇放棄 — 起碼我而家,比起樓下嗰張「肥頭𢱕耳」相,已經瘦咗卅幾磅。雖然,減肥唔係我嘅理想。

我明白,香港係一個令人窒息、磨滅夢想嘅城市。香港政府,俾一班閪人把持。你可以放棄政府,你可以放棄香港,但千其唔好放棄你嘅理想,千其唔好放棄你嘅夢想。

因為,去到最後,當你得返一塊紀念碑嗰陣,唯一能夠流傳落去嘅,就係你嘅夢想。

當然,如果你嘅夢想,係買間樓,幫地產商同銀行打一世工,然後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啲廢青唔捱得苦唔識諗的話,咁我祝你好運。

是咁的,七年前,有記者朋友做咗個香港人「臨老學吹打」嘅專題。就係咁,無啦啦有個訪問;我張相又肥又醜吖嘛,得㗎喇明㗎喇。


















多年嚟喺我嘅iPhone入面、我眼中嘅Regensburg。

寫。 │ 粵文, English, 한국어, Deut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