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Prelude)

篇文條題係咪好難頂?卯錯,我專登嘅。因為我發現,大家都有睇大題決定click唔click入去睇內文嘅習慣,但凡我條題係英文定係他國語言,收視都會偏低;所以我決定用條懶文青嘅題嚟坤人入場呃收視。

但係放心,我呢篇嘢真係講首爾/漢城嘅;不過都係唔好太放心,因為我想講嘅未必係你哋想聽嘅嘢。

我從來未試過寫同類型嘅文章,我希望將每篇嘅字數盡量控制喺1000字樓下,因為我知道太長你班友冇心機睇。我唔想將佢寫成一般嘅記敘文,或者遊記(因為真係唔係),但亦希望能夠寫出我想表達嘅嘢,所以暫時未知整個系列嘅篇幅長短,請見諒。

又:呢個系列有啲篇幅會係members only,但唔會係全部,我會盡量維持喺一個月三幾篇嘅members only文章,等免費用戶都有機會去選擇睇我嘅嘢(非會員每個月有三篇quota)。不過都係嗰句:寫稿佬都要食飯㗎,除非你真係好討厭我嘅文字,否則我都希望你會clap吓我啲文,尤其係members only嗰啲。俾clap又唔使你俾錢,當幫補吓我啲捱夜寫稿咖啡錢啦;感激不盡,多謝!


漢城夜晚 南山塔中
跟你再相遇 想講你知
生活不寫意

漢城在變 人也在變
分手太輕易 問我到底知不知
如今改稱首爾

首先,我想講嘅係,呢首歌啲詞好柒,無論係十幾年前聽同而家聽,感覺都係咁柒。能夠經得起時間嘅考驗,證明呢首詞嘅柒,都一定到咗某種境界。

柒還柒,但都會勾起一啲回憶;一啲喺呢首歌面世之前幾年嘅回憶。

時間係1997年5月中,剛剛完成學業嘅我身在華盛頓,正在考量緊我嘅未來。我可以選擇留喺美國發展,我internship嘅老細(即係美國政府)同我有共識,我畢業後可以留喺政府工作。或者我可以選擇出去闖一闖,見識吓呢個世界。當年仲係年青嘅我選擇咗後者,因為我覺得我仲未需要搵一份工困住自己。外面嘅世界好大,我想睇清楚先決定我嘅未來。

於是我決定先返香港一趟,因為我想睇「回歸」(我唔想喺呢度打一場究竟係回歸定收返定淪陷嘅口水戰,用回歸呢兩個字純粹係貪就口,別無他意)。當年喺同輩華人留學生嘅圈子中,無論喜唔喜歡「回歸」,都覺得呢個儀式值得一見,因為真係從未發生過。

喺起行前幾日(即係6月中),我嘅牧師喺主日學之後留住我,話有嘢同我傾。我正喺度狐疑究竟喺咪又有教友喺街上面見到我煲煙飲酒講粗口溝女,點知原來唔係,牧師話我哋教會派去韓國嘅傳道人來訊,表示當地教會贊助嘅英文學校最近有老師離職,嗰邊等人手用,問我對教英文有冇興趣。

我教書?牧師你玩嘢呀?我教煲煙飲酒講粗口溝女就得。

牧師似乎知我諗緊乜,佢好溫和咁笑咗一吓,同我講(佢當然係講英文):「你唔使擔心,我覺得你做得嚟先會推薦你,你可以先去見一吓個校長,睇吓環境,覺得適合先決定都未遲;你真係唔想留低的話,你返到嚟DC我俾返機票錢你。」

講到咁我都唔好意思推啦;不過就算真係唔做,我都唔敢問佢攞返機票錢。由香港去漢城嘅機票都只不過一兩千銀,咪當順便去玩吓囉,反正未去過。

的確,對於我哋呢啲留學生嚟講,搭大韓同華航飛美東嘅經驗唔會少,因為機票比較平,喺金浦(當年仲未有仁川機場)同中正機場轉機嘅經驗亦唔會少;但係真正咁係漢城落腳都仲係第一次。

喺機場打咗個白鴿轉,唱咗少少韓圜,去觀光公社嘅櫃檯book咗三晚民宿,我就按住觀光公社個姐姐俾我嘅地址,搭地鐵5號線,去光化門,然後行去民宿嘅所在地:鍾路3街。

當時諗住,見完嗰位傳道人同校長,行一兩日就走,冇諗過我呢趟韓國之旅,竟然係歷時接近三年。

(待續)

寫。 │ 粵文, English, 한국어, Deut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