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拾)

對於香港人嚟講,一個日本,一個韓國,去到一個點,個個都係旅遊專家,甚麼新村梨大盆唐(一山都有人當熱點先叫折墮),個個都有一兩個懶另類嘅旅遊點。再加上嗰鋪「你話A好,佢話A out咗喇,我去B仲正呀」嘅包拗頸性格,我實在冇必要喺度講甚麼韓國旅遊熱點打卡地圖之類嘅垃圾。

對於我自己,兩年幾三年嘅漢城生活,解決衣食問題嘅地方,一定係東大門。係呀,係咁行貨㗎!行街食飯打機扑嘢夠行貨咯,咪做吖笨!

去玩,你可以越fancy越多花臣越好,但係講到同生活相關,方便先係最大著眼點;兩門完全唔同嘅哲學。

我鍾意東大門嘅原因,係佢乜都有,你諗到以至諗唔到嘅佢都有。例如:二手市場、寵物市場(我知賣寵物唔人道,我講緊廿年前嘅事)、濕貨市場(新堂洞嗰邊何止濕貨,連狗肉市場都有)。喺Doota(Doosan Tower)嘅地庫第一層,當年係一個好似百利/利時/金百利咁嘅地方,有好多年輕嘅時裝設計師,或者走水貨精品(水貨,唔係假貨)嘅年青人會喺嗰度開啲好有特色嘅boutique賣嘢,仲通常開到凌晨三四點。瞓唔著的話,東大門係個打發時間嘅好地方。

但係以上一切都唔係我當日喺東大門盪咗足足三粒鐘嘅原因。

我為咗希望撞返一個我只有一面之緣嘅女仔,我喺東大門戇鳩鳩咁盪咗三粒鐘。而我對呢個女仔,除咗外表同撞人好痛之外,其餘一無所知。但係我為咗佢,竟然喺度行來行去,希望有緣再見。

人都係犯賤嘅動物。

結果當然係撞唔到啦,真係咁多童話故事咩。漢城大大話話成千萬人口,咁撞法同買六合彩冇咩分別。

晚飯後,又係ICQ調情時間。我諗我真係幾冇心機吓,連隔住個mon嘅Colette都感覺得到。佢以為我係因為搞唔到簽證而唔開心,仲𠱁咗我一陣。鬼妹嚟講,佢算係好sweet嘅一個。

而我就一邊個心諗住第二個,一邊同個past continuous tense嘅女朋友喺ICQ打情罵俏;我咁樣算唔算一腳踏兩船?

如果唔算,點解我會有啲內疚嘅感覺?

如果算,我個問題係,上述兩個女人,一個儘管口是心非,但確實地、經常地提醒我「我哋已經分咗手」;另外一個我連佢叫乜名都未知。我呢啲最多算係水上飄,連船都冇隻又點一腳踏兩船呀?

呢個時候,我最希望嘅,就係Colette能夠喺我身邊,咁樣我嘅思緒唔會咁凌亂;應該係話,有佢喺度,我唔會有時間去亂諗嘢。講到尾,我哋physically分開都只不過係個零月,冇咗一個六年嘅生活partner喺身邊,我真係好唔慣。

嗰晚,我同Colette結果傾到凌晨三點,其間我一邊食杯麵佢一邊食pizza,佢話都算係date night。

星期六,約咗Ricky同George晨早打藍球。漢城夏天早上嘅氣溫升得好快,未夠九點我就已經感受到一股熾熱嘅氣息。唔夠瞓再加上熱,我根本完全不在狀態(賴得就賴啦你),打到十一點左右,我就已經又冇心機又冇氣,於是提早退場。

為咗填補冇Colette喺身邊嘅心靈空虛,我自己一個人走咗去Pizza Hut自隊咗個大嘅Hawaiian厚批。

飯後,飽到捧住個肚返咗學校,為下星期嘅堂備吓課。我唔係一個入到課室就可以自由發揮嘅教師,我一定要備課先唔會口窒窒。返到教員室,我見到我檯面有封信。

邊個會寄信俾我呢?

我一睇,回郵地址係馬利蘭州我自己屋企,封信係Colette個幾星期前寄俾我嘅。

我拆開嚟睇,係張有兩隻Forever Friends啤啤熊喺面嘅卡,卡裡面除咗上下款之外,佢就只寫咗一句:

Je t’aime!

下款係一個唇印同initial。唔記得講,Mademoiselle Colette係半個法國妹,法國出世,3歲先移居美國。

無論我同Colette嘅關係,係情侶定朋友,有佢喺我身邊,除咗係緣份之外,仲係種福份。

可能是 沒痕跡的戀愛
眼前是 最著跡的關注
我們是 哪一種親愛也都可以
講我知 誰可以如此
感情是 每日堆積的愛
愛情是 最愉快甜蜜時
我們是 哪一種感覺也都可以
假如是 可願意

(待續)

 

寫。 │ 粵文, English, 한국어, Deut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