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拾肆)

圖:tobyhk ©

1993年春,UCLA Campus某common room。

「嘩!好正呀!我鍾意呀!」Bridgette,金髮藍眼俏鬼妹。「你下次可唔可以帶埋我去呀?」

「好,冇問題呀!」我答。心諗:你咁靚女,梗冇問題㗎。

突然間,背後響起一把熟悉、但係比平日高咗兩個key嘅姣屍扽篤作狀聲:「BB! BB原來你喺呢度呀!」聲音主人係Colette,棕髮綠眼俏鬼妹;佢從後面熊抱坐喺梳化同人傾緊偈嘅我,然後錫咗我一啖。

「BB我好掛住你呀!錫錫!Muuuuuuahhh!」一個平日斯文淡定大方得體嘅女人使出絕殺,所為只有一件事。「BB你今日有冇掛住我呀?你今朝出門口唔記得錫我呀!快啲補返先!」

「唔……下次啦,實有機會嘅!唔阻你哋喇,我走先!」訕訕嘅Bridgette接咗半招之後,認為唔值得為咗我同眼前呢隻嗲利互片,決定走先。

「Bye Bridgette!」Colette好大聲咁送走眼前「敵人」後,細細聲講:「八婆!想溝我條仔!哼!」

佢然後笑笑口望住我:「How did I do?」

「Absofuckinglutely awesome……」親眼睇完呢段NatGeo動物求偶生態奇觀之後嘅我,唔知好嬲定好笑。


1997年嘅韓國,想識個韓妹女朋友,易過唱散紙搭巴士。

我唔係想喺呢度嘩眾取寵,或者刺激你哋嘅神經,但呢個係實情。喺嗰個年代(或者以前)嘅韓國有個怪現象,就係適齡嘅男女各有各嘅社交圈子,男仔同男仔去打機打波劈酒叫雞,女仔同女仔就著到靚靚咁手牽手去shopping,兩者河水不犯井水。

點解會咁呢?呢個同習俗有關。韓國男女到咗適婚年齡,父母就會透過「相親」介紹對象俾子女。呢種相睇嘅習俗係一種不可抗力,即係煮到埋嚟就要食,不得作無謂反抗。否則親身上演一齣無癌版嘅《藍色生死戀》或者《天國的雞批》,搞完場大龍鳳結果都係要娶/嫁老母幫你搵嗰件而唔係阿靜書或者誠俊哥,就自己攞嚟冇癮。

男仔一般喺呢啲情況下會行放任政策,有得玩就玩,有需要就去叫雞。女仔呢,可能係出於對戀愛嘅好奇心比男仔強烈,佢哋往往都會想試吓拍拖嘅感覺(都有可能係食過返尋味)。喺呢啲時候,我哋呢啲喺韓國生活嘅外國男仔就係好好嘅試驗對象。好多時,身邊嘅女性朋友,就算唔自己嚟,都會介紹俾啲姊妹們;肥水不流別人田。

兩年幾三年嘅韓國生活,總共有六個/次女性朋友嘗試介紹佢哋啲姊妹們俾我認識,當中起碼有四次,我認為對方係個靚女。至於呢類「有情人」結果係終成眷屬定係一鑊熟,嘿!咁容易可以開花結果的話,呢個世界仲邊有咁多韓劇韓片你哋睇。

聽我啲朋友講,呢種有女冇仔溝嘅情況喺亞洲金融風暴後已經有所改變;廿年後嘅今日我諗未必再有雷同情況發生。


星期日午飯時間,梨泰院某樓上英式酒吧。

呢間嘢聽聞有全漢城最好食嘅燒雞三文治,係Kirsty堅持每個星期日返完教會都要嚟食晏嘅地方。

「Alan你有冇女朋友㗎?」首先發難嘅係Sunnie,餐都未點就嚟料。

「係啦,有冇呀?」附和嘅係Sarah。

「係喎,冇聽你提過嘅?」呢個係Sammi。以上三人女子組合稱為3S,來自同一間大學同系嘅二年生,係我哋教會嘅最活躍份子之一。

「你哋可以慳返啖氣,Alan有個法國妹女朋友㗎。」Kirsty負責玩踢爆。

「哦?佢喺唔喺韓國㗎?唔緊要啦,識多個朋友都好㗎!」Sunnie死心不息。可以肯定嘅係,另一邊托佢介紹嗰個好趕住溝仔。

「咁識多個識朋友我又唔介意嘅……」我今日食三文治,冇飯lur,否則我唔介意lur飯應;當然,我都有我嘅矜持,唔會隨便展現我嘅猴擒。

「我話俾Colette知!」Kirsty出絕殺,但其實佢唔識Colette。

不過都唔使識,佢撻個躲我個心已經沉咗一半。講真,我唔擔心Kirsty走去同Colette踢爆我。就算真係俾Colette知道我識女仔,我認識嘅Colette根本就唔會當係咩一回事。六年時間,呢啲小風波你估我哋真係未遇過咩,把持得住就冇事發生,把持唔住嘅,都唔使恨啦講真。

我個心沉咗一半嘅原因,就係我仍然搞唔清楚我同佢嘅關係;佢嗰句口頭禪,飄洋過海嚟到韓國之後,由原本冇乜威力,變得好有殺傷力。以前晚晚攬住佢瞓,佢講呢啲我可以當唱歌;但係而家佢唔喺我身邊,呢句「我哋分咗手㗎喇」就變成一種有殺傷力嘅空虛感;我越嚟越唔喜歡呢種情況。

由細到大我都好怕人多嘅地方,一俾人群圍住我就有種講唔出嘅孤獨感覺,因為我知道我唔係屬於人群嘅一份子。喺我廿幾年嘅日子裡面,冇嘢俾我嘅感覺,比起一個人獨處喺一個成千萬人口嘅城市更加孤單,如果呢個時候我感受唔到Colette起碼係mentally喺我身邊的話,我未必可以再支撐落去。

以上說話由一個男仔講出嚟,聽落係好懦弱,但確實反映當時嘅實情;畢竟,我哋喺埋一齊嘅時間太耐喇。當你同另外一個人一齊生活得太耐,你會開始失去單獨生活嘅能力。

「喂!唔好發夢住,咁你想唔想識朋友㗎?」Sunnie並未就此收手,可見佢背後應該俾人捽到甩皮。

「好呀!約佢出嚟飲咖啡囉!」我唔慣喺人前暴露自己嘅弱點,即使人哋未必為意;所以我反客為主。

傾吓講吓,一餐晏食到成三點。Sunnie話約好之後會call我;坦白講,我唔係太在乎。識女仔好講timing,好明顯呢期唔係好時機。

飯後,四個女人話去shopping,我當然係搵位閃。唔係太鍾意留喺梨泰院呢個劏客區,我行返出三角地(삼각지),準備搭巴士出光化門轉車返高陽。(當年梨泰院仲未有地鐵)

夜晚,循例去網吧上網;開ICQ,Colette已經喺度。如無意外,今晚晚餐宵夜都會喺網吧對住個ICQ食。而我幾乎肯定,喺太平洋嘅另外一邊,Colette都準備好pizza之類嘅兩餐,同我一齊隔住個mon渡週日。

試問咁樣嘅兩隻geek唔喺埋一齊的話仲可以點?

(待續)

寫。 │ 粵文, English, 한국어, Deut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