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伍拾玖)

大家仲記唔記得,喺《甜蜜蜜》裏面,當齋鹵味(杜可風)從黎小軍(黎明)口中得悉,佢老婆小婷(楊恭如)同佢個舊情人李翹(張曼玉)成為好朋友之後嘅反應?

「有冇搞錯呀!」

我知道你哋睇到上一篇嗰陣,都會有呢個反應。

就算你哋冇,我肯定有。

我明,你兩個揀男人嘅taste相同,理應惺惺相惜;問題係,你兩個揀埋同一個男人喎!唔打交都算喇,學乜鬼嘢人做埋friend唧?

唉,點都好,要嚟嘅始終都要嚟;死就死啦!


復活節前星期六,金浦空港接機大堂。

請好好記住呢一日。琴日係耶穌受難日,今日係Alan受難日。

要嚟嘅始終都要嚟,雖然我成日祈禱,希望Colette班機delay甚至取消,但係告示牌表示,班機準時抵達。

「蠢蛋哥哥,」Chloe呢個笑容介乎「惡作劇」同「睇你點死」之間,內心戲嚟㗎。「做乜神不守舍咁唧?唔使驚喎,最多Chloe姐姐錫返吖!」

「邊有事唧,」我死撐。「有乜嘢喎我!」

「邊有事唧,有乜嘢喎我!」佢學我講嘢。「係我女朋友同我個Ex就見面,我嚇到腳軟之嘛,哈哈!」

其實我係咪真係咁驚?或者啦。應該咁講,要震驚的話,成個幾月乜都消化晒喇。我神不守舍嘅原因,係因為我又企返喺呢度,將會見返個故人,心情有啲忐忑。

年幾之前嘅暑假,初來甫到嘅我,滿心歡喜咁喺呢度接Colette機,甜蜜蜜咁玩咗一個星期。

然後,喺同一個機場,上演咗一齣依依不捨嘅分手戲;
然後,我差啲做咗爸爸;
然後,我哋真正分手;
然後,我同Chloe喺埋一齊。

一切都彷彿昨日發生、一切都依然歷歷在目。

與其話係驚,倒不如話係感概。

如果當初 從不分手
人生一起怎麼走
可惜當初的一切 不可以回頭
也許那天太早分了手
到了這天卻開不了口
始終都不知道以後

舊情人是個 做到最好偏錯失的結局
怎麼沒有結果
長夜裡恐怕已想得太多
舊情人是個 在腦海中飄過的感嘆號
是對是錯也好
離別了只覺我已是迷途

試問咁複雜嘅心情,我又點可能解釋俾Chloe聽?

「Babe!」呢個時候,故人終於出現。

Colette推住行李車,叫咗我一聲,然後加快腳步行過嚟。

佢著住件牛仔褸、卡其褲、佢最愛嘅白色Converse、依然紮住馬尾。年幾冇見,佢已經唔再係當年唔著鞋跑落街買pizza嘅傻妹;冇咗啲baby fat,清減咗少少,成熟咗,少咗少女味,多咗女人味。一句到尾:靚咗。

啲人成日話,懷孕嘅女人最靚;我覺得,同你分咗手嘅女人,先係最靚嘅。

我介紹Chloe俾佢識;其實都唔使介紹啦。佢哋兩個禮貌咁抱咗一抱,然後,Colette問Chloe:「我可唔可以抱抱你男朋友呀?」

「Why not?」Chloe好大方咁答;定係扮大方?公平啲講,其實Chloe好識大體嘅,我咁講太睇小佢喇。

Colette退後兩步,然後衝過嚟,跳上我身上,攬住我;久違嘅招牌抱抱再次出現喺金浦空港。

六年嚟嘅點點滴滴,突然全部湧上心頭。一個同我相戀六年、我曾經認定為終生伴侶嘅女人,再次撲到我懷中。

我相信Colette都應該有同樣嘅感覺。基於大家嘅身份角色已經唔同,佢好快就跳返落地,好似熟朋友見面咁,拍一拍我手臂。

「好似好好玩喎!」Chloe面露頑皮表情。「我又跳一次得唔得呀?」

「佢發育唔健全,梗係冇問題啦;」為咗唔想流露對Colette嘅餘情,我選擇開個玩笑搞吓氣氛。「你發育健全,你跳上嚟我要幫襯美恩喇。」

「妖!仆街!」Colette回敬我。

「你都識呢句呀?哈哈!佢都有教我㗎!」Chloe好似遇到知音人咁。

「個仆街邊會有好嘢教人吖!」Colette行埋去同Chloe交換飼主心得。「佢一日唔係仆街就你老味㗎啦!再唔係就講咸濕嘢……」

「係啦係啦!」Chloe狀甚興奮。「佢仲有教你啲咩香港話呀?」

「佢成日都屌屌聲㗎,diu this diu that;」Colette如數家珍咁數。「佢一發脾氣就屌㗎喇,仲有呀……」

兩個女人開始雞啄唔斷;我其實唔應該教佢哋廣東話,更唔應該教佢哋廣東粗口。

「喂!幫手推行李啦仆街!」Colette拎轉頭命令我。

好!感性完畢,我同呢兩隻嘢嘅恐怖受難節之旅正式展開。如果我而家有得同耶穌換位的話,都未必係件壞事。


傍晚時份,梨泰院老周酒家。

車咗Colette返我哋屋企擺低行李之後,我哋去咗「老周」食中菜。其實我最初諗住幫Colette book酒店;點知Chloe話,既然我哋有地方,點解要租酒店咁嘥錢;於是我同Colette提議,呢幾日住喺我哋屋企,佢又好爽快咁應承咗。

佢哋兩個硬係唔驚,我有一晚飲大咗,同佢哋玩3P嘅!

「弟弟呀,」美恩同我咬耳仔;既然佢應承幫我,呢餐又點會少咗佢同Ricky喎。「點解你啲口味可以差咁遠嘅?妹妹就咁高,Colette就咁嬌小;你都好飄忽喎,哈哈!」

「姐姐你今日係嚟幫我㗎!」我提醒佢。

「佢兩個大打出手,我就話幫你勸交,或者幫你急救啫;」美恩忍唔住笑。「佢兩個咁情同姊妹,冇事發生,咁我都要搵啲娛樂㗎,嘻嘻!」

「弟弟你都幾本事喎,」好明顯我就係美恩口中嘅娛樂。「俾你搵到個咁嬌小嘅鬼妹,又俾你搵到個咁高大嘅亞洲妹;果然反傳統呀!」

我開始覺得,我搵錯人幫手。

「蠢蛋Babe,」Chloe當然係坐喺我嘅另一邊。「仲未驚完,要姐姐幫你定驚呀?嘻嘻!」

「我邊有驚喎。」你哋都攬頭攬頸啦,仲有乜好驚?

「妹妹呀,」美恩隔住我同Chloe講嘢。「你同Colette好似好好傾咁喎。」

「係呀,」Chloe仍然好興奮。「我哋傾緊,聽日去邊玩同去邊shopping呀!你都過嚟一齊傾吖!蠢蛋同姐姐調位吖!」

「哦。」冷宮喺嗰邊吖嘛,我自己過去得㗎喇金尚宮。

美恩加入佢哋嘅對話,啱啱一個墟;我同Ricky坐埋一二角,都係叫餸食飯最實際。

兩個無聊男人揀好餸,正在點菜。當我點緊南乳燒雞之際,Chloe突然叫停我:

「Alan呀,Colette啱啱搭完長途機,有少少喉嚨痕,唔好叫煎炸嘢啦,叫過第二樣吖!」

我望一望坐喺我斜對面嘅「喉嚨痕」Colette,佢知我望住佢,擺出一個得戚樣,一個「你睇吓你條女對我幾好」嘅死樣,然後捉住Chloe嘅手臂,高八度咁講咗句:「Chloe you are sooo sweet!」但係全程用個得戚樣望住我講。

你個死婆吖!你邊係喉嚨痕,屎忽痕就有你份!

得戚樣。

點完菜,三個女人繼續一個墟。我同Ricky繼續傾男人嘢。

「你有乜辦法,可以令到你個前度同你個現任咁friend嘅?」Ricky問我。

「因為佢兩個都傻傻哋吖嘛,」我解釋。「既然都係同一種病,交流吓疾病資訊都好正路吖!」

「就係同一種病,所以兩個都鍾意你囉。」好明顯,Ricky近得美恩多。

「你呀,你睇緊啲你老婆𠻹呀,」我報復嘅機會嚟喇。「你小心你老婆近得嗰兩個精神病患者多,開始都傻傻哋呀!女人要管㗎,你娶個韓國妹,一定要學啲韓國文化呀!女人唔到六十歲都唔好俾飽飯佢食呀!」

「哈哈!都好喎!」Ricky笑住答我。

不過講就凶狠,我都未必鎮得住我個Chloe啦,佢成隻綿羊咁,又點會夠美恩玩喎。


晚飯後,我哋約定咗美恩聽日嘅見面時間,之後就散水;我同兩隻癲婆行路返屋企。

返到去,Chloe喺雪櫃拎咗支燒酒出嚟,話要教Colette飲韓國燒酒。於是,我哋三個人就坐咗喺地下,圍住張茶几,邊飲燒酒邊傾偈。

坦白講,其實冇想像中咁恐怖,佢兩個講嘢都好有分吋,敏感話題都係輕輕帶過,冇令我太難做。

值得一提嘅係,Chloe有隻Forever Friends嘅大號眼瞓啤啤「美美」,係佢細個嗰陣,佢爸爸買俾佢嘅;佢一直都好緊張美美,係佢嘅security blanket。喺屋企,除咗入廚房、廁所同練琴之外,佢大部份時間都係攬住我同美美。除咗我之外,美美從來唔會俾其他人掂,連美恩都唔例外。

但係今晚,飲飲吓酒,Colette順手拎咗美美攬住,Chloe又竟然冇出聲兼由佢攬。

點解佢會對Colette咁情同姊妹呢?我睇唔透;可能呢啲就係人與人之間嘅化學作用啩。

能迴避嘛
我怕了當那電燈膽
黏著你們
來來回委曲中受難
一個我被撇低
卻又很不慣
要走的一剎又折返
能承認嘛
我故意當那電燈膽
他日你們完場時
入替也不難
善良人埋藏著最壞的心眼
妄想一天你們會散
會選我嗎

(佢冇咁慘,呢首歌明屈佢嘅)

(待續)

https://like.co/herrfung


寫。 │ 粵文, English, 한국어, Deut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