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喺人生嘅每個階段,我哋都經常聽到一句說話:時間能癒合一切傷口。每當我哋遇到一啲別人無法施以援手嘅心靈創傷,我哋就會聽到「時間能癒合一切傷口」。

「時間能癒合一切傷口」係我人生中聽過最大嘅大話。「一國兩制」喺呢個環境之下,只能夠排第二。

Time is cruel, time doesn’t heal, it punishes.

時間從來都唔會癒合任何傷口,係我哋嘅自身免疫系統,幫我哋暫時癒合傷口;係我哋嘅閱歷,幫我哋暫時麻醉。時間,只不過係冷眼旁觀、食花生,喺適當嘅時候走出嚟,嘲笑我哋嘅天真。

時間加上閱歷,會變成記憶;記憶就好似一種癌細胞。癌症會唔會發作,好視乎個人。有啲人可以帶住癌細胞經年而不發作;有啲人可能只不過係幾個癌細胞,已經能夠將佢哋折磨得死去活來。

十年、廿年、卅年;時間流逝,當我哋愚蠢到以為時間經已幫我哋癒合咗傷口嘅時候,我哋嘗試去觸碰傷口,赫然發現,時間並冇幫我哋癒合,創疤仍在淌血。所謂嘅「癒合」,只不過係閱歷嘅麻醉藥令我哋麻木,所以感覺唔到痛。

時間係殘酷嘅。喺現代,當死刑被普遍認為不人道嘅時候,我哋對別人最嚴重嘅懲罰,就係用時間去懲罰。我哋對十惡不赦嘅罪犯,施以一個時間:終身監禁,不得假釋。

從一個悲觀嘅角度去睇,所謂「人生」,只不過係一場等待時間嘅過程,因為無論我哋嘅出身如何,人生嘅唯一一個肯定,就係死亡嘅來臨。我哋一出世,就注定要同時間競賽,嬴家將會獲得更多嘅時間。所謂嘅「成就」、「生活」,講到尾只不過係喺漫長嘅等待死亡過程中,用嚟消磨時間嘅fidget spinner而已。

於是,我哋繼續背負住時間,背負住記憶,繼續我哋漫長嘅等死過程。直到有朝一日,我哋再感覺唔到任何嘢,靈魂得以釋放;時間昇華,變成歷史。

(負能量發放完畢)


P.S. 發放負能量嘅主要原因,係因為兩日前嘅早上,我個iTunes嘅shuffle功能shuffle咗申昇勳嘅《I believe》出嚟;喺云云兩千幾首歌嘅library中,iTunes揀咗首會將我個Pandora’s box翻個壟底朝天嘅歌嚟同我講早晨。然後我發現,十幾年嘅傷口,原來仍然痛徹心扉;所謂「時間能癒合一切傷口」,只不過係自欺欺人;你嘅傷口之所以仍然癒合,只因機緣未到。

記憶,有時就好似C4炸藥;單獨一舊冇任何危險,你將佢當泥膠玩又好,用火燒都好,唔爆就唔爆。但當配上適合嘅雷管,動地驚天嘅爆發就只在頃刻之間。申昇勳演繹咗《I believe》呢支完美嘅雷管;「她」十五年前用眼淚親手將雷管埋藏喺我心房。

我仲想同我老婆講聲對唔住。雖然你從無怨言,但我知道,我呢排嘅情緒波動,令到你感到困擾。點都好,有你喺我身邊咁多年,我起碼知道,我係幸福嘅;你係我支撐落去嘅理由。

寫。 │ 粵文, English, 한국어, Deut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