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字(四)


寫咗幾日,我喺度諗:點講都好,其實我仲係有少少寫作天份嘅。起碼,我呢個隨口噏當秘笈嘅一條題,竟然都可以俾我上綱上線咁寫咗四篇嘢出嚟;識吹水對人生事業方面其實都有正面嘅一面嘅。

我想問一下,大家有無試過,寫完或這做完一件事之後,對自己嘅成品,係連眼尾睄下嘅慾望都無嘅呢?

我喺報館工作嗰陣,每星期最期待嘅,就係出書嗰一刻。儘管個版係點其實校對嗰陣都睇過晒,但係喺雜誌中見返自己寫嘅嘢,都不無興奮。

直到我親手寫咗我人生第一本,亦非常希望係最後一本嘅上市公司年報。

咁當然,年報上面嘅數字唔會係由我去作。我所指嘅寫年報,係講緊一本年報裡面嘅兩大部份:「主席的話」同埋「市場概覽」(係咁上下嘅名啦,鬼記得咩)。

無論係任何語文,係呢個文字世界裡面,除咗法律條文之外,仲有兩個範疇,可以將原本生動有趣嘅文字,變成令人絕望嘅一潭死水。

一個係外交辭令,另外一個係上市公司年報。

呢兩套文字嘅共同特點,係可以以最客氣嘅說話,長篇大論咁用數千至數十萬字,去講一啲講咗等於無講嘅嘢。好多時候,當你有耐性去花時間精讀一份年報或這一份外交公告,你會發現當你去蕪存菁(if any菁)之後,成篇文除咗大量言不及義嘅詞句之外,根本係乜都冇,讀完之後亦毫無得著。

如果某類型嘅官樣文字可以稱為「黨八股」的話,年報上嘅官腔文字應該可以歸類為「財經八股」。

隨手執一個:凈係EBITDA(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Taxes, Depreciation, and Amortization)嘅中文「稅前息前折舊前攤銷前利潤」我已經覺得好有呢個「攞你命3000」嘅效果;就如我將某大眾「女神」稱為「長髮高鼻大眼大波長腿雌性靈長類動物」一樣,「唔係話唔明嘅」,「不過可唔可以講得好啲咁囉」。

當你畫咗個九頭身美少女出嚟,『上市規則』就會勒令你要畫埋佢啲心肝脾肺腎十二指腸同痔瘡出嚟「增加對公眾嘅透明度」,此為「投資者關係管理」。

其實寫年報呢啲本來係財經公關公司收錢去做嘅dirty job,當年因為啱啱轉新工諗住搏表現嘅我,竟然拍心口一手包辦!

結果我中英對照咁寫咗合共卅六頁自己完全無閱讀意欲嘅文字。

當然,因為職責所在,我係無可能唔讀嘅;凈係bulk print當日我都讀咗不下數十次……

當你能夠寫出數萬個連自己都唔想讀嘅字,你嘅文書能力會到達一個新境界:如果爛都有分境界的話。

傳媒、政治、Corp Comm、IR,寫字嘅旅程將我帶入一個認識已久但又完全陌生嘅地域:公關。

View at Medium.com
View at Medium.com

寫。 │ 粵文, English, 한국어, Deutsch.